【悅讀】家鄉的蘆葦

我想念家鄉,尤其想念家鄉的蘆葦。

那些蘆葦,或站立河邊,或搖曳于水中,一顰一笑,寫下歲月的滄桑。它們似鄉村的苦吟詩人,日出日落,吟詠著鄉村的詩句,在淙淙流淌的溪水上蕩漾。從春到冬,無論風雨如晦,還是風和日麗,蘆葦總是鏗鏘地行走在季節的輪回里,奏響奉獻的音符。

蘆葦,終身和水相伴,就有了水的靈性和智慧。在還沒有文字記載時,聰明的先祖們將蘆葦截成許多小節來記事。在風中搖曳的蘆葦,像是跳動的一個個鉛字字符,訴說著古老的中華文明。我在上小學時,老師也曾叫我們把蘆葦截成同樣長度的小節,帶到學校,然后他教我們數數,或是做加減法。小小蘆葦段,演變大智慧。蘆葦棒在我們的手里發揮出巨大的功效,令我們驚詫不已。

然而,蘆葦從不居功自傲,仍然同以往一樣,默默生長,它掏出自己的全部,奉獻給熱愛它的人們。

春來了,一聲春雷驚醒了萬物,蘆葦也揉揉惺忪的睡眼,葦芽從堅硬的泥土中鉆出來,睜開好奇的眼睛打量著世界;春風催生著,春雨滋潤著,河水搖晃著,葦芽拔節長高,綻放葉片,穿上一身碧綠青翠,真是爽心悅目,令人流連。轉瞬間,端午快要來了,人們三五成群地來到蘆葦蕩里,左瞧瞧右看看,將那些在清風中做著鬼臉的碩大葦葉摘下來,放進籃子里,以作裹粽子的材料。想想看,青翠的葦葉,包裹著潔白晶瑩的糯米,米香中夾雜著葦葉的清香,該是怎樣的一種誘人。蘆葦叢里,時常有一些飛鳥來光顧,更有一些鳥兒將巢安在蘆葦里,蘆葦成了它們天然的屏障。野鴨、野雞、水蛇等時常在蘆葦叢里棲息,它們或輕碰蘆葦,或纏繞蘆葦。可是,蘆葦不惱不怨,它愿意這些伙伴時常來作客。哪怕頑皮的童稚來了,在葦里打鬧,踩踏了蘆葦,它們不僅毫無慍色,而且還同童稚們玩捉迷藏呢。

秋天到了,蘆葦戴上了蘆花,蘆花在秋風的調色中,由嫩青漸漸變蒼白,蘆葦仿佛一下子成熟起來,外衣也向黃色漸變,似很有風度的紳士,在水邊吟詠著秋天的詩句。“蘆葦晚風起,秋江鱗甲生。殘霞忽變色,游雁有馀聲……”這是唐代詩人劉禹錫的詩句,傍晚時分,秋江蘆葦,夕陽大雁,意境開闊,唯美,真是給人享受。

但勤勞的人們在蘆花變白的時候便是辛勞的開始。他們穿梭在蘆葦蕩里打蘆花,用蘆花編織毛窩,在冬天暖腳。冬天時,人們更是忙碌,忙于收割蘆葦,因為蘆葦是有經濟價值的,人們可以用它來編制蘆席、蘆簾,編制小玩具等等。就是那些不上眼的蘆葦,也是很好的柴禾,裊裊炊煙中寫滿著鄉情……

“白鳥一雙臨水立,見人驚起入蘆花。”讀著南宋詩人戴復古《江村晚眺》的詩句,我仿佛看到了在蘆葦叢里勞碌的父母,不,他們就是那移動的蘆葦,我熱淚盈眶…… (紀效成)

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

三分赛车走势 深圳风采 投资理财查询 汇丰鸿利配资 360配资 云南时时彩 甘肃十一选五 日本黄色片 影音 四川金7乐 日本av女优历史 关于股票配资的合同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米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