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家吾國 吾心所向

時間的車輪慢慢滾動,在新中國70年的歷程中,中華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我們生長的這片土地、560萬人的家鄉——淮安,也用她包容的姿態,崛起于江淮。

國慶節期間,祖國贊歌唱響淮安大地。記者采訪了多位淮安人,他們中有的在淮安生活了半輩子,有的在異國他鄉求學,有的游遍世界千山萬水……他們真情講述淮安的發展變化,傾訴思鄉之情,祝福祖國母親更加美麗,更加繁榮富強! 

要產業有產業、要文化有文化、要生態環境有生態環境

“生活在淮安真幸福”

秋意漸濃,這個時節,在淮安廣袤的農村,處處是豐收的景象,猶如一幅美麗的生態畫卷。

王雅潔和梁馨枰在淮海廣場合影 攝于1995年

“農村的發展變化太大了,真是一次一個樣。”每次回到淮陰區淮高鎮洪涯村的外婆家,50歲的王雅潔都會發出這樣的感慨。“小時候,這里是一排排低矮的房子,道路全是爛泥地,遇上下雨天,寸步難行。”現在,茅草房和瓦房全部拆掉重建,整齊劃一的小洋房讓人羨慕不已。

舅舅家門前硬化的水泥地干凈寬闊,門兩旁的花圃里,栽種的月季花亭亭玉立。看到這些變化,王雅潔心情愉悅。她回想起小時候提著褲腳跨水洼的場景,“現在再也不用踩著爛泥出去玩,不用擔心渾身臟兮兮的被家長罵了。”

路燈亮了,綠化美了,幼兒園、小廣場、超市一應俱全,王雅潔真切感受到老家人說的“要產業有產業、要文化有文化、要生態環境有生態環境”。除了硬件設施的提升,農民群眾思想觀念的改變也有目共睹,“村容整潔,鄉風文明,要不是在市區工作,我都想回農村住了。”王雅潔說。

工資的變化折射出生活變化。王雅潔回憶,她剛參加工作那會兒,每月工資只有幾十元,“慢慢地漲到了幾百元、一千多元、幾千多,不知翻了多少倍。”王雅潔說,小時候在農村吃上一頓肉要高興好幾天,現在吃肉都吃“膩味”了,“缺吃缺穿的年代一去不復返”。

日子越過越好,和親朋好友的走動也越來越方便。“一大家子親戚幾乎遍布淮安各個縣區鄉鎮,以往不容易湊到一起,一年只能見上兩三面。現在早上打電話,中午就能見面了。”王雅潔說,家家戶戶都有了小汽車,出行非常方便,從盱眙到市區,倆小時就到了,“家人的交流多了,其樂融融,生活在淮安真幸福。”

王雅潔的女兒梁馨枰是中國花樣游泳隊選手,曾和隊員一起摘得世錦賽冠軍、里約奧運會亞軍。“女兒在國內外比賽時會自豪地向人介紹,她來自淮安,家鄉是歷史文化名城,擁有一身‘名牌’——名人、名著、名河、名菜。”王雅潔說,女兒特別愛吃淮揚菜,每次回家都說十分想念家鄉味道。

道路越走越寬、教育越辦越好、老百姓的腰包

越來越鼓淮安的變化翻天覆地

“聞香識淮安,人間好家園;草香樹間生,花香門前艷……”一首《香溢淮安》,唱出了許許多多淮安人對于家鄉的熱愛。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,淮安經濟、文化、生態等多方面齊頭并進、共同發展,每一個淮安人都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朱祥祖和孫紅合影

“淮安馬上就要通高鐵了,今后在上海工作的兒子回家就方便多了。”對于今年68歲的朱祥祖和妻子孫紅來說,交通的變化與發展帶來了家庭幸福感的提升。朱祥祖說,他們全家都很關注淮安高鐵的消息,“以前兒子從上海坐大巴車回來,一趟得5個多小時,很不方便。以后,兒子早上在上海,中午就能趕到家吃飯。”朱祥祖笑著說,今后他們一家可以兩地常走動,“一周兒子一家回來,一周我們老兩口去上海,多好呀。”

“有句老話叫‘要想富,先修路’,如今咱們淮安不僅有通向四面八方的高速鐵路,城市中也建起了內環高架,這些不正是70年來咱們淮安發展成果最直接的體現嗎?”在朱祥祖眼中,城市道路越走越寬,是家鄉經濟建設越來越好、老百姓腰包越來越鼓的見證。

朱祥祖回憶,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淮陰縣城,道路遠沒有如今好走。那個時候的淮海北路兩邊都是凹陷的干渠,中間的路面不過兩條車道寬,“從下面鄉鎮趕去縣城,往往需要半天時間。”朱祥祖介紹,那時候的兩淮路,也就是現在的翔宇大道,也遠不像如今寬闊。交通越來越便利,道路兩旁的高樓大廈一座又一座豎起,如今的淮安變得越來越現代化,老百姓的生活也越來越富裕,朱祥祖覺得,能夠親眼見證這一切的巨變,是淮安人的一份驕傲。

“70年來,咱們這個城市發生的變化有很多,除了交通、建筑、工程這樣的‘硬發展’,文化、教育方面也有著很大的變化。”68歲的孫紅向記者講述了她親身感受到的淮安的“軟實力發展”。

孫紅介紹,退休前,她是永寧小學的一名音樂教師,“以前,一所學校只有一架腳踩風琴。”孫紅回憶,除了教育教學設備的匱乏外,教育觀念的“偏科”也讓她頗有遺憾,“以前有句老話,“一心學好數理化,音樂體育暫放下”,這樣的教育模式讓孩子們缺少了一部分童年樂趣。”孫紅說,如今,一切都不一樣了。學校有好幾臺鋼琴,還為孩子們配備了專業的音樂教室。素質教育也得到絕大部分家長的認可,更多的孩子可以自由地發展興趣愛好,追逐音樂夢想。這些變化,都是淮安文化、教育發展的成果。

異國思鄉情濃 淮安學子深情表白:

“無論身在何處,祖國在我心中”

國慶長假,是個全家團聚、舉國同慶的日子。可有這么一群人,他們遠離親人、身在異鄉,他們無法回到國內,卻用自己的方式祝福祖國。龐楚和魏天行是身在海外的淮安學子,他們有太多話想要對祖國、家鄉傾訴。

龐楚

龐楚現在在倫敦大學求學,她告訴記者,今年國慶,中國留學生們在英國舉辦了各種活動,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“倫敦大學學院的中國同學們自發組織觀影團,大家建了一個群,短短幾分鐘,便有幾百人加群,大家相約在異國觀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。”龐楚介紹,盡管倫敦的排片非常少,可絲毫不影響大家的赤子之心,幾乎場場爆滿,“大部分是我們留學生”。在國慶盛典之時,中國留學生們又迅速組建了“為祖國母親慶生閱兵直播群”,“大家熬夜看閱兵,在群里分享心情,抒發對祖國母親的美好祝福。”龐楚說,看盛典的時候,她特別地想家、想念祖國,“點燃了我們每個人對祖國更深的眷戀之情”。

龐楚告訴記者,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在觀看閱兵時,身為中國人的自豪感和驕傲感十分強烈。“在看到國外戰火紛飛、百姓顛沛流離之時,尤其感激祖國的強大、繁榮和安定,感謝烈士先輩們的犧牲,是他們帶給我們幸福生活。”龐楚說,直到現在,閱兵時的畫面仿佛刻在她腦子里一般,讓她身在異鄉充滿著自豪,“無論身在何處,祖國在我心中”。

魏天行

魏天行就讀于昆士蘭大學,10月1日當天,他一起床就翻開了Instagram,“看到國慶盛典的消息,激動之情立刻涌了上來。”魏天行笑著說,那是他從未有過的感覺,“驕傲、自豪充斥在心間。”

魏天行介紹,他身邊的朋友有的離開祖國不久,有的在海外已生活了七八年,但大家都在國慶節當天,不約而同地為祖國母親送上祝福。讓他印象最深的是國慶前,昆士蘭大學奏響了中國國歌。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魏天行激動地說:“那天我聽說學校唱起了國歌,便趕緊穿好衣服,狂奔而去。唱到最后,熱淚盈眶。”魏天行說,在每個中國人的心里,中華民族這個偉大的烙印早就在血液里銘刻下了,總會在一些時刻,噴涌、爆發出炎黃子孫的凝聚力。“對于留學生來說,也許不是每個人都會回國,但我相信,在他們心里,永遠記著的都是那一個個方塊字,都記著我們是黑眼睛、黑頭發、黃皮膚的中國人。”魏天行說。

看得多了,見得多了 才能更真切地感受到祖國的強大

“游遍世界千山萬水,還是祖國好”

說到出國旅游,今年75歲的楊益昌可謂經歷豐富。退休后的他和老伴一起,平均每年都要去國外旅游一次,去過德國、法國、俄羅斯、柬埔寨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等十幾個國家。“不走出去不知道世界的大,不走出去不知道家里的好。”楊益昌說。

楊益昌

在楊益昌看來,國內旅游業的發展興盛是改革開放以后的事,人民群眾生活條件改善了,才有條件出去走一走、看一看。楊益昌說,他以前忙于工作,沒有機會出游,直到2004年退休后,才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去見識不一樣的風景。“旅游豐富充實了我們老年人的晚年生活,現在出國旅游已經是很平常的事,老年人報個跟團游出去也很方便。”楊益昌告訴記者,能夠在有生之年到世界各地開開眼界、長長見識,一方面是受惠于改革開放的輝煌成果,不僅國內人走出去了,來中國游覽的外國人也明顯多了;另一方面,當他在國外看得多了,見得多了,才真切感受到了祖國的強大。“祖國發展日新月異,基礎設施建設又快又好,通高鐵的城市越來越多,到機場乘坐飛機也越來越舒適方便。這一點是很多國家甚至是西方發達國家都比不上的。”楊益昌說,在國外旅游時,旅游團的游客們都能自覺維護國家形象,負責接待的當地人也非常熱情,交談時對中國近年來的發展速度和建設成果稱贊不已,這讓他從心底產生一種自豪感。

當楊益昌每次結束旅途,踏上祖國大地的那一刻,他都會由衷地感到回家的親切感。他說,國外千好萬好也不如祖國好,“我們生在了一個好時代,祝愿祖國繁榮昌盛。”

 李晗

與楊益昌的旅行方式相比,淮陰師范學院體育學院老師李晗的出國旅游方式比較特別。他獨自騎著一輛摩托車,從淮安一路騎到西藏,騎到中國與尼泊爾交界處,放下摩托車,過了口岸簽了護照,就算出國了。李晗在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逛了一圈,“身在國外才能更真實地體會到祖國的強大。”目前,李晗在韓國讀博士,國慶節當天,他因為課業繁忙沒能趕得上看70周年慶祝大會直播,這讓他感到有些遺憾。下課后,李晗趕緊在網上補上了這一“課”,“看得我心里十分激動,更加想念祖國了。”

融媒體記者 王磊 傅停停 程凱 吳海濤

融媒體編輯 潘永勇

三分赛车走势